悠鹋国际

2020年中国城市外贸竞争力报告(下)

25
来源:海关杂志

大城市稳中提质、中小城市各具特色,共同演绎城市外贸的精彩竞逐。


以水平、结构、效益、发展、潜力五大指标描绘的城市外贸竞争力什么表现?各城市的长板和短板分布在哪?


01.jpg


威海港装载疫情防控物资邮件的集装箱卸船。


水平竞争力“东高西低”格局依旧


水平分项竞争力:衡量城市外贸水平不等同于单纯的规模比拼,需要从企业平均实力、相对发展速度、进出口平衡度、经济外向度等多维度多角度进行综合评价。


2020年新登陆水平分项竞争力30强榜单的城市由上年的9座减至7座,榜单稳定性有所增强。22座城市同时入围水平竞争力与综合竞争力30强,较上年增加1座,榜单联动效果持续增强。外贸明星城市强大的综合实力对水平竞争力的支撑能力更趋显著,外贸规模前30的城市中,有21座位列水平竞争力30强,且大多位居榜单前排。相比之下,“变差优势”“外贸平衡度”等跳跃性较强的指标成为中小城市登榜的重要跳板。如河南济源,虽然外贸规模仅位列纳入评比城市的第113位,但2020年158%的出口同比增速使其“变差优势”指标高居第4位,拉动水平竞争力跃居榜单第8位。但是,缺乏综合实力保驾护航的中小城市表现稳定性较差,上年新登陆30强榜单的9座城市中,仅山东青岛、浙江杭州这样的进出口“大户”再次入围,其余规模较小的城市表现不尽如人意。


02.jpg

2020年中国城市外贸水平竞争力30强


东部沿海地区在“外贸总值占全国比重”“外贸依存度”“人均进出口额”等衡量外贸水平的重要指标上长期处于绝对领先地位。2020年,东部沿海地区合计包揽水平竞争力30强城市的18个席位,比上年增加1座,优势更加显著。其中,江苏苏州位次提升2位,占据榜单榜眼,与探花上海携手长三角地区7座城市入围,整体实力傲视群雄;珠三角地区占据5席,广东深圳继续蝉联水平竞争力状元宝座,东莞、珠海、广州等也均位居榜单前排;山东东营和烟台成功入围,使环渤海地区上榜城市达到5座,入围数量与珠三角地区并驾齐驱。


03.jpg

水平竞争力30强地区分布(单位:座)



相比之下,虽然近年来内陆地区在承接制造业产业转移方面表现优异,四川成都、河南郑州、陕西西安、重庆等内陆重镇已成为水平竞争力30强榜单常客,但合计上榜城市较上年减少1座至12座,且2020年退出30强榜单的7座城市中,6座来自内陆地区。具体来看,西南地区表现最佳,6座城市入围,云南昆明和广西南宁两大省会城市强势登榜;中部地区河南郑州连续2年上榜,河南济源、山西太原、江西鹰潭均为榜单新面孔;西北地区陕西西安入围;东北地区辽宁大连努力支撑。


04.jpg


珠海港抓住国家大力支持开展多式联运的机遇,发挥铁路直通港区和西江主出海口的独特优势,积极开展以“江海联运”“海铁联运”为主的多式联运业务。


结构竞争力 高度化和多元化尚难齐头并进


结构竞争力:衡量城市的外贸发展水平,除了外贸规模,外贸结构是否合理也至关重要。结构分项竞争力从高度化和多元化两个方面进行评价。


外贸大城市持续占据榜单,产品多元化指标与结构竞争力联动性最强。2020年,我国出口结构持续优化,贸易伙伴更加多元,成功签署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,完成中欧投资协定谈判,推进中、日、韩以及挪威、以色列、海合会等自贸谈判,加强中俄经贸合作,落实中非合作“八大行动”;商品结构更加合理,在传统优势商品出口继续保持增长的同时,口罩、防护服、呼吸机、检测试剂等防疫物资和笔记本电脑、体育用品、家电等“宅经济”产品出口大幅增长。外贸大城市产业链条较为完整、制造业底蕴深厚,结构竞争力榜单表现更加优异。2020年,共有16座出口“身价”超千亿元的大城市跻身结构竞争力30强榜单,其中浙江温州、福建福州新晋上榜。出口值低于百亿元的中小城市表现持续低迷,2020年仅存湖南张家界1座城市上榜。产品多元化指标与结构竞争力联动最强,2020年,有219座城市产品多元化指标和结构竞争力排位变动趋势一致,7座落榜城市产品多元化指标排位均下滑,新上榜的7座城市中有6座城市产品多元化指标排位提升。


05.jpg

2020年中国城市外贸结构竞争力30强



东南沿海城市云集榜单,2020年,东南沿海地区共有17座城市入围结构竞争力30强榜单,较上年增加2座,其中长三角地区11座城市入围,浙江金华蝉联榜首,浙江温州和江苏镇江首次上榜;珠三角地区占有4席,广东广州、佛山、中山持续入围榜单,广东肇庆在高度化指标保持稳定的同时,产品、市场多元化指标均大幅提升,结构竞争力排位提升68个位次,列第12位。此外,福建福州凭借高度化和市场多元化的进步,排第30位,首次上榜。环渤海地区8座城市上榜,山东聊城时隔4年重回榜单,山东枣庄首次入围;中部地区4席,较上年减少3席;辽宁沈阳连续4年为东北地区守住一席之地。


06.jpg

结构竞争力30强地区分布 (单位:座)



高度化和多元化尚未齐头并进,出口结构仍有优化空间。从纳入评比的297座城市结构单项指标得分看,广东深圳、江苏苏州等城市出口以电子产品等高附加值产品为主,常年居高度化指标前30位,但出口产品主要面向美、日、欧发达国家,市场多元化水平有待进一步提升。而浙江金华、绍兴等城市主要出口服装鞋帽等生活用品和小商品到发展中国家,产品和市场多元化指标表现优异,但高度化分值表现一般。目前,我国城市鲜有能够做到高度化和多元化指标的齐头并进,2020年仅广东广州同时入围结构竞争力各细项指标前50位。


效益竞争力 东南沿海城市仍是“实力担当”


效益竞争力:通过对一般贸易出口产品技术含量、加工贸易增值水平、净出口对经济带动作用、出口收益能力以及贸易条件状况等进行测算,客观评价各城市外贸效益及其变化情况。


2020年,实力强劲的东南沿海地区继续“一马当先”,入围前30强城市数量维持2019年的14个席位,12座城市连续2年入围,占连续在榜城市数量的75%,外贸效益状况仍显著领先于其他区域,其中上海,广东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佛山,江苏苏州、南京,浙江杭州、宁波等老牌外贸大市连续多年入围,是维持榜单稳定的“中流砥柱”。中西部地区6座城市入围,较2019年减少5座,创近年新低。随着“净贸易条件指数”等指标的强劲反弹,山东阵营异军突起,助推环渤海地区上榜城市数量增加4座至6城。东北地区增加1座至4座。


07.jpg

2020年中国城市外贸效益竞争力30强



部分城市指标表现“单极突进”,榜单位次猛升。依靠单项指标的短暂闪光从榜单中突围历来是效益竞争力的特色。2020年效益榜单中,多达7座城市榜单位次提升50位以上。山东东营、威海、临沂2020年依靠“净出口增长对GDP增长贡献率”指标的强势,入围榜单并分别取得第9位、第11位和第17位的好成绩;湖南益阳依靠“加工贸易增值率”指标的异军突起,强势入围榜单,并取得第26位;广西百色、宁夏固原则依靠“贸易条件指数”指标的突出表现,新晋上榜,分别取得第27位、第28位。但依靠单项指标的突然发力建立起来的领先优势通常难以持续,往往在榜单上短暂亮相后迅速销声匿迹。2019年河南信阳在“加工贸易增值率”单项指标中拔得头筹,但2020年该项指标成绩大幅下滑,直接导致其退出效益30强榜单;2019年广西钦州依靠“净出口增长对GDP增长贡献率”指标的强势,入围榜单并取得第10位的好成绩,但2020年其贸易逆差大幅扩大,影响榜单位置。


08.jpg

效益竞争力30强地区分布 (单位:座)



分项指标区域偏好特征显著。地理位置相近、经济发展水平相当的城市,其外贸发展的优势和不足具有一定的共性,在效益竞争力分项指标上,这种共性也表现为不同指标间显著的区域偏好。在效益竞争力5个分项指标中,东南沿海地区长期在与出口规模高度相关的“出口收益率”指标上占据优势,2020年20座城市入围指标前30位。中西部地区加速承接产业转移,加工贸易规模迅速扩大,在“加工贸易增值率”指标上占据17个席位。而东南沿海地区加工贸易起步早、业务趋于稳定,增值空间难以进一步开拓,2020年仅浙江金华和广东梅州2座城市入围“加工贸易增值率”前30强,与中西部地区形成鲜明反差。


09.jpg


洋山深水港是我国首个在微小岛上建设的港口,也是我国发展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、建设海洋强国的基础。


发展竞争力 中部地区唱主角


发展竞争力:是否充分有效利用外资、带动产业升级、提高产业集聚力,是衡量城市外贸发展活力的有效途径。


榜单前20强稳定、后段竞争激烈,中部地区领跑榜单。在发展竞争力榜单前30强中,有9座城市为新上榜,榜单更新率达到30%,与2019年持平,新上榜城市全部在第22位至第30位。从区域分布来看,中部地区占据10个席位,河南郑州连续第2年拿下冠军,但中部地区在榜城市更新率较高,上年在榜的11座城市中有6座今年跌出前30位。东南沿海地区9座城市上榜,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分别保持5座、4座城市不变。西部地区在榜城市较上年增加2座,占据7个席位,四川成都、陕西西安分别蝉联榜眼、探花。环渤海地区入围2席,天津上升12个位次重回榜单,北京继续位列前10。东北地区入围榜单的辽宁盘锦和锦州指标排位均提升10个以上位次。


10.jpg

2020年中国城市外贸发展竞争力30强



上榜城市多以单项优势“冒尖”,全面发展的“优等生”较为少见。发展竞争力衡量维度较为多元,各城市较难实现各项指标均衡靠前。2020年,没有城市能够同时入围发展竞争力各分项指标前30名,仅有广东深圳、上海、辽宁盘锦、江苏苏州、安徽合肥和天津6座城市同时入围发展榜单各分项指标前50名。即使是连续2年拔得发展竞争力头筹的河南郑州,在“外商投资设备平均进口额”指标中也表现欠佳。上榜城市多以单项优势制胜,如四川资阳2020年“外商投资设备平均进口额”达836万元,取得该指标满分的骄人成绩,拉动发展竞争力跻身榜单30强;在自贸港政策带动下,海南海口特殊监管区进出口近250亿元,“特殊监管区进出口份额”指标高居第5位,拉动发展竞争力由上年第42位升至第30位。


11.jpg

发展竞争力30强地区分布 (单位:座)



潜力竞争力 沿海外贸大城市继续领先


潜力竞争力:区位优势、政策导向、产业集群、物流规模、内生经济实力等是影响对外贸易持续发展的重要潜力要素,这些要素对厘清未来对外贸易进程中的优、劣势变化,确定城市外贸发展的后期轨迹,具有重要参考价值。


2020年,潜力竞争力30强榜单变动幅度较上年降低,新上榜城市5座,较上年减少2座。沿海外贸大市一直是榜单前10位的常客,广东深圳、上海、广东珠海、江苏苏州、辽宁大连5座城市位次保持不变,天津凭借内资企业进出口快速增长,排位从上年的第16位提升至第4位,福建厦门、浙江宁波、广东东莞分别列第5位、第8位、第10位。榜单中后段则呈现频繁的变动态势,新上榜5座城市全部集中在后半段。


12.jpg

2020年中国城市外贸潜力竞争力30强



东南沿海地区区位优势明显,外贸企业众多,占据榜单14席,其中长三角地区6席,较上年减少2席,上海、江苏苏州、浙江宁波凭借“万人外贸企业数量”“特殊经济区个数比重”等指标的优异表现,占据榜单前排位置。珠三角地区入围城市从上年的7座降至6座,广东广州、江门位次均有所提升。环渤海地区潜力进一步增强,上榜城市增加1座也达到6座,与长三角、珠三角地区齐头并进,河北秦皇岛得益于内资企业快速增长,跻身30强榜单。西北地区在2019年席位缩减后迎来反弹,上榜城市从1座增加至3座,内蒙古包头守擂成功,内蒙古乌海、甘肃嘉峪关凭借人均货运量提升再次入围榜单,分列第20位、第22位。西南地区上榜城市从2019年的4座降为3座。中部地区上榜城市保持2座不变,江西新余内资企业表现优秀跻身榜单。东北地区除“老面孔”辽宁大连外,黑龙江佳木斯新晋入围。


`13.jpg

潜力竞争力30强地区分布 单位:座)


注:因“区域优势指数”指标和“特殊经济区个数比重”指标存在并列排位,故累计结果超过30座。

文章分类: 行业动态手机
联系邮箱:EMUguoji@163.com
联系电话:4008809729
联系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梅林街道梅林路48号理想时代大厦8C